狭义相对论中有一个公式:

\[m=\frac{m_0}{\sqrt{1-v^2/c^2}}\]

其中,\(m_0\)是静止时的质量,\(m\)是以速度\(v\)运动时的质量。

其实,上式应该改写成

\[m=\frac{1}{\sqrt{1-v^2/c^2}}m_0=\gamma m_0\]

其中,\(\gamma\)作为一个系数,与静止质量相乘。

我们说的质量,一直都是\(m_0\),而\(m\)不能叫做质量,只能被看作\(\gamma m_0\),这里的\(\gamma\)是一个重要的物理量,我们在低速下的牛顿引力中,取\(\gamma=1\)即可。

下面这个视频讲解了这个问题。

Is relativistic mass real?

那么问题来了:在以前,我们认为\(m\)就是变化的质量,它随着速度越来越大,接近光速时,质量变得无穷大,越来越难以被加速,于是不能超光速。虽然这样好理解,但这样想就错了。因为质量从来没有变,一直是\(m_0\),变化的是\(\gamma\)。下面这个视频重新解读为什么我们不能超光速。

他解释到,所有物体都是以恒定速度“光速”在运动,不同的是,他们在时间和空间上的投影不同罢了。

而速度,就是空间变化量除以时间变化量。

Why can’t you go faster than light?

于是,出现了狭义相对论中的关键角色—— \(\gamma\)。在洛伦兹变换中,\(\gamma\) 扮演了什么关键角色呢?

Relativity’s key concept: Lorentz gamma

 

 

Leidenfrost Phenomenon 翻译成 “莱顿弗罗斯特现象”,是指液体不会润湿炙热的表面,而仅仅在其上形成一个蒸气层的现象,由科学家莱顿弗罗斯特在1756年发现。

这里面还包含着Random Walk(随机游走)。

以下是我关注的几个视频:

When Water Flows Uphill


The Inverse Leidenfrost Effect


The WALKING WATER Mystery (in SPACE and SLOW MOTION!) – Smarter Every Day 160


 

二者关系:

TexLive 提供编译环境,也自带简易IDE,其实够用。

而TeXstudio是更用好的IDE,调用TexLive 进行编译。


在官网下载两者,安装。这都很简单。

最关键的一步配置:让TeXstudio知道TexLive 在哪,然后调用。

此处内容引用自一篇教程:https://blog.csdn.net/zywhehe/article/details/83113214

一、命令和构建设置

1. 命令设置

Options→Configure TeXstudio→Commands

将BibTeX、BibTeX 8-Bit、Biber的路径设置为TeXlive安装路径下对应EXE文件

…\TeXLive\2018\bin\win32\bibtex.exe

…\TeXLive\2018\bin\win32\bibtex8.exe

…\TeXLive\2018\bin\win32\biber.exe

2. 构建设置

Options→Configure TeXstudio→Build

将Default Compiler修改为XeLaTeX(默认编译器)

将Default Bibliography Tool设置为BibTeX(默认参考文献工具,应该是和命令设置中的EXE对应)

然后就可以用TexLive 写论文了。

关于如何设置中文,有两个方法。

 方法1. \documentclass{ctexart}

示例:

方法2. \usepackage{ctex}

示例:

买了一本书,《真空结构、引力起源与暗能量问题》,王顺金 著。

书很好,介绍了理论物理研究中最本质的问题的研究方向。吸引我的原因是,很少有资料对真空的构造进行研究,这本书以此为标题,内容果然涉及到了真空的微观构造。有人评价这本书,要么是民科般的自说自话,自己证明自己,要么就是具有远见卓识,找到了正确的研究方向。我认为是后者。因为这与我之前对空间的思考比较类似,也涉及到了黎曼曲面和网格分割类的相关数学知识。这条路不好走,但走通了就不一般了。

读书:《真空结构、引力起源与暗能量问题》

本文来自于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Quantum_gravity


Candidate theories

There are a number of proposed quantum gravity theories.[33] Currently, there is still no complete and consistent quantum theory of gravity, and the candidate models still need to overcome major formal and conceptual problems. They also face the common problem that, as yet, there is no way to put quantum gravity predictions to experimental tests, although there is hope for this to change as future data from cosmological observations and particle physics experiments becomes available.[34][35]

There are a number of other approaches to quantum gravity. The approaches differ depending on which features of general relativity and quantum theory are accepted unchanged, and which features are modified.[51][52] Examples include:

 

纪录片:In the Shadow of the Black Hole (在黑洞的阴影中)

原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mz77qrDjsU


事件视界望远镜(EHT) – 通过国际合作锻造的八个地面射电望远镜的行星规模阵列 – 旨在捕捉黑洞的图像。在全球协调的新闻发布会上,EHT研究人员透露,他们成功地揭开了超大质量黑洞及其阴影的第一个直接视觉证据。

这部17分钟的电影探讨了导致这一历史形象的努力,从爱因斯坦和施瓦兹希尔德的科学到EHT合作的斗争和成功。

更多信息和下载选项:http://www.eso.org/public/videos/eso1907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