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通透的空气,看向哪里都是风景大片。

对比一下我所在的地方,如果今天空气能见度很高,远处的山也看得清楚,那么你看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看起来也像是电影画面。

无论是晴天,还是阴天。

记得去年去日本,在东京感受骄阳,在大阪和京都感受多云,在广岛感受台风,尽管天气不同,场景也在变换,但处处都是风景。

我不禁感叹这里能见度真高啊,看哪里都舒服。

于是我意识到,通透的空气,不仅对人体是健康的,对视觉也会非常友好。

通透的空气所带来的的风景大片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看到这些风景大片后对心灵的震撼,和对心情的影响。

古人总说,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可惜,我没有古人这么超脱,我总是心随境转,达不到境随心转的境界。

我也许是过于感性吧。虽然我是搞物理的,但我以前差点去当艺术生。所以,我觉得我是感性加理性的混合体吧,而且是一半一半,不相上下。

因此,自然界突然出现的各种美,便能将我瞬间感动。

可惜,我已经很久没有长时间地连续不断地看到过通透的空气了,而且是差不多20年,空气都没有长时间持续的通透过。

我渴望,期望,盼望着我们国家可以迎来持久的通透空气,这样就可以为几乎绝望的每一天迎来一些炫彩。

这样,哪怕最后我快要饿死,都愿意再拿起画笔,画下那一抹云彩后,融入大地。

既然自然界是这样,那么,在心灵的世界,究竟是什么通透了,才会处处都有风景呢。

我还在寻找,不断地寻找……

2月8日中午12点左右,妻子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电话中,那边询问了妻子是不是与武汉人有过接触,妻子说没有,那边又问到,你现在在那里,妻子说了地址,他们又问门牌号,妻子也如实回答了。那边就挂了电话。

妻子莫名其妙, 她也没来得及问对方是谁。

中午13点多,老家的家门口来了一群工作人员,要将我妻子隔离。

他们说,接到上面的指示,妻子是密切接触人员,要集中隔离。

问题是,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在哪里接触过?因为最近二十多天,几乎没有出过门。

妻子觉得,那通电话就是故意诈她的。

最终,没有出具隔离文件,在不明不白中,妻子下午三点左右被稀里糊涂地带走。

问题在于:不是不接受隔离,而是不清楚为什么被隔离?如果说清楚为什么,正常人当然该配合就配合。毕竟对自己好,对社会好。

然而呢?!

当然,家里人也被居家隔离,出不了大门。门口也张贴了告示。

我倒不认为电话里那个人是在诈妻子,有关部门开着救护车带她去隔离,不会无缘无故生拉硬拽,背后一定有原因。


隔离中心远没有电视上说的那样好,管理更别说规范,连合格都不如。

妻子当晚向我说清楚了里面的情况,家里人也是晚上茶饭不思。

晚上,我在网上查找她坐的高铁,发现她与一位确诊者曾共坐一辆车厢。但,该确诊者早在她上车前两小时就下车了,同空间,但不同时。

但,网上查询结果显示她为“密接人员”。从坐车那天到当天,已经过去18天,从时间上来说,就算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也应该有症状了。但直到现在,她都一切正常。

第二天(2月9日),家里人,“七大姑八大姨”都想办法,想申请把她“居家隔离”。因为隔离中心的条件真的太差了。没暖气,厕所没门没遮挡,男女共厕,房屋简陋肮脏,现如今要照这样的房间,那才叫难,但没想到,这条件就是隔离中心。

无奈,这次疫情事关重大,没有任何人敢冒险,因为一旦出了差池,感染了其他人,有可能会出人命。没有领导,甚至说没有任何人敢承担这个责任。

虽写了申请书,队长也极力劝阻,而且讲就算交了申请书,也不会有后文,无人敢拿人命冒险。我们也知道,队长只是执行任务,没有多大权力,再逼他,也是难为人。家人愁容满面,忧心忡忡。

我们转换思路,将“居家隔离”申请,修改为“建议书”,将隔离中心的各种安全隐患提出来并给出建议,信访到相关单位。

建议内容如下:

里面存在几个安全隐患和问题,为避免疫情的扩散,指出的问题和建议分别如下:

  1. 就餐隐患:送餐员将饭集中放置,各个隔离人员一起出门,集中取餐,这可能会导致交叉感染,有安全隐患。建议由专人将饭菜分发到各个房门口,由被隔离人开门拿取。
  2. 如厕隐患:根据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特性,其存在粪口传播的可能。共用卫生间是隐患之一,且卫生间没有门,男女共用,隐私无法保障。被隔离人不敢如厕,因而不敢吃喝。建议男厕女厕分开,增加长布帘等遮挡措施。

 

  1. 物品拿取隐患:家属带来的生活用品由护士放到楼道口,隔离人员要穿过整个过道拿取,有交叉感染的安全隐患。建议由专人放到隔离房间门外,由被隔离人员开门拿取。
  2. 隐私问题:隔离区房门有玻璃窗,且无法遮挡,入住人员无隐私保护。建议遮挡玻璃。
  3. 饮食问题:主要是面条稀饭,无菜无肉,营养欠缺。建议补充蔬菜肉蛋,加强隔离人员的营养,以防免疫力低下,造成病情的扩散或加重。

从我的建议中,可以看到里面存在的问题。

也许是建议起了效果,也许是别人的投诉起了效果,说不好,但是部分情况有所改变。

当晚,男女厕所分开了,女厕所相对干净。第二天,饭菜比第一天好一点了,但还是很简陋。

但,总的来说,改善的很少,很多还是老样子。

于是,2月12日,把“建议”换成了“投诉”,并期望能有所改变。

投诉内容:

我曾经向富平县应急防控指挥部反映过,但不少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这些问题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分别如下:

  1. 被隔离人互相串门。比如402去411串门。据悉,有4名护士由于接触了确诊的新冠病毒确诊者,因而被隔离在中心,但该4人这几天房门大开,互相串门,聊天吵闹。严重影响周围的安全,也影响其他隔离人员的休息。证据:有视频和图片记录。
  2. 取餐时存在交叉感染隐患。该问题已经反应多次,依然没有解决。取餐地点为楼道桌子,取餐时,各个隔离人员自行出门集中取餐,存在互相交叉感染的重大安全隐患。我曾建议将饭分发到各个隔离房门,让被隔离人开门取餐,避免在楼道交叉感染,但是该问题依然如故,没有任何改变。证据:有视频和图片记录。
  3. 工作人员联系不到。隔离人员是只有通过微信才能联系工作人员。但以上问题和每日体温反馈给护士后,护士只回复体温数据,其余一概不回复。反映给紧急联系人,紧急联系人从未有任何回复。都不知道这些人在哪里,人是真难找,问题也不能及时解决。证据:有聊天记录。
  4. 卫生间非常脏乱,且从未打扫和消毒。新冠病毒存在粪口传播的可能,共同使用卫生间本已存在交叉感染的重大隐患,但该隔离中心的卫生间一直未见打扫和消毒。厕纸堆积,让人感到恶心。证据:有视频和图片记录。
  5. 半夜几乎无人监管。凌晨以后还有人大声喧哗,打开房门聊天,影响睡眠。无人监管。找管理员反应却无人回复。这个其实都可以忍,毕竟不影响生命安全。但还是建议有人管管。证据:有视频记录。

这次投诉提出了一些新问题,这不是让人安全的隔离,而是让人去有风险的隔离,可以说是无效隔离,没有感染的人都有可能在隔离中心被感染。

然而,投诉并没有效果。就连我在人民网的投诉,至今都还没有处理。

我致电防控中心,他们登记了我的问题,只有一点点的改变,其他依然没变。比如取餐,直到现在,都是集中取餐。

这是什么样的有关机构啊!效率低下,管理混乱,草菅人命。

今天又传出县医院曾在2月4日让一名症状较中的患者回家观察,几天后再次看病被确诊。

这是什么样的医院?!

我对有关部门有关医院的操作很懵。是富庶太平久了,忘了该干什么,该怎么干了吗?

 

 

 

 

 

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用再提要求。视频里的女婿一定会比亲儿子还做的好,互相理解、互相帮助的人才会是幸福的大家庭。你要问这世间有这样的丈母娘吗?我会说有,我同学的母亲,就是身边活生生的榜样,她就和这个丈母娘完全一样。不要彩礼,还拿出比男方家更多的钱为孩子凑首付。假如两个孩子是正常人,懂得感恩,这两个孩子能不好好孝敬双方老人吗,他们一定会为这个新家庭努力奋斗。

一方不让步,只靠另一方一味的委曲求全,是没有好结果的。两人再深厚的爱情,最终也会毁在这样的境遇之中。任何结果,好的坏的,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

评论:非常恶心的博主——“我爱水煮鱼”

首先看博主的一篇文章:我是如何让几乎全中国的 WordPress 用户都使用了七牛的云存储服务

标题上看就很狂妄,实际上呢?

真的很狂妄。

他的狂妄已经不用我写了,有博主已经写了,写的比我好。博客文章:我为什么要舍弃WordPress七牛插件

这么好的文章,标题必须加粗加红才对。

再从他那盗个图(原图版权归 www.dukeyin.com 所有)

评论:非常恶心的博主——“我爱水煮鱼”

我为什么这么讨厌“我爱水煮鱼”呢?因为他的作为就像这个博文说的——完全不管用户。

我用他的插件连接七牛云存储,很多照片都在七牛。结果插件更新后,博客变的乱七八糟,CSS就跟没加载一样。只有停用才可以。

而停用后,我的以前的照片都无法链接了。

你说这个插件作者恶心不恶心?

你想收钱就收钱,免费且不负责,这算什么呢?

他的行为告诉我们广大受害者——数据捏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好!

七牛的工作人员如果看到我这篇文章,希望你们管一管这个胡作非为的“我爱水煮鱼”,他害了你们,害了很多用户,你们知道吗?

就酱。

现代社会,很多女的特别好面子,好争强好胜。虽说现在男女平等,但是男女毕竟有别。除了身体构造不同,还有思维方式等诸多不同,这也是由身体决定的。

一开始是母系社会,是因为男的负责打猎,女的负责采摘。但是那时候打猎工具和技巧不给力,很多时候达不到猎物,只好空手而归,而女的采摘野果,食物来源比较稳定,于是男的要靠女的来接济。简单来说,女的提供生存必备品,男的负责改善伙食罢了。这形成了母系社会。

但是,随着工具和生产力的提高,食物的来源基本可由男性承包,女的成为辅助。毕竟在动物界,雄性的身体力量比雌性好。于是,女的便需要男的来接济。另外,种族争斗也由男性来参与,保护部落的安全。从此母系社会便逐渐转变为父系社会。

随着历史的进步,获取食物和保护家园变得更加成熟,逐渐出现了非常固定的男女分工,于是在全世界,除了异常落后的原始部落,各处都出现了男尊女卑的社会。

虽然直到现代,社会依然是男权社会,但到最近一百年,尤其是最近五十年(计算机发明之后,新中国成立),女性的地位直线上升。毛主席提倡男女平等,中国的女性地位成为世界最高。

但是,男女平等不是说男人女人干一样的活,男人不能代替女人,女人也不能代替男人,各有分工,都很重要。这才是“平等”的真正意思。

多年来,导师岳瑞宏一直在都在关心着我。

今天接到导师电话,语重心长的帮我分析了这次工作机会的利与弊,给处很多建议,帮我指点迷津。

他劝导我应该将重点放在打好基础,多出好文章上,而不是只发小文章。

他指点我,一定要申请基金,有了基金,自己才会有价值,否则会被边缘化。

他关心我的生活。

我却辜负了他,直到现在才晃晃悠悠的毕业。

我要重拾自信,踏踏实实的打基础,让自己走的稳起来。

非常感谢我的导师岳老师!

祝导师身体健康,工作顺利,生活幸福!

 

学生唐浩 记文

2018.06.20

三周年纪念

时间过的太快了,一晃,您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年了。而三年前您还在的时候,那些幸福的画面都依然历历在目。

这三年来,每次回到家,看到您门上的门帘,仿佛您还在房间。当看到您房间的被褥,墙上的画,堆在床尾的木箱,桌子上的花,当发现一切都没有改变时,仿佛您只是刚刚离家。每次去您房间,都会摸摸您的桌子,凝视桌子上的摆设,回想您的温暖,会在恍恍惚惚中,对着您的照片说几句话,寄托思念。

多少次午夜梦回,梦到我和你在家里说话,梦到你在院子里洗衣服,我紧紧抱着你说“婆,你回来啦,我们很想你”,然后呼唤爸妈快出来看。激动到醒来时才发现,您真的已经走了,随后就陷入无限的哀思中。

时隔三年,依然记得那年四月,家里在装修,满院杂乱中看到您在水池边洗衣服,您还给我热的牛奶,当时觉得一切都那么平常,谁曾想,一个月后您就永远的走了。每次想起那时您在医院中痛苦的样子,都不愿意再想下去。您突然走后,家里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那种感觉,就像是天塌了一样。这种哀愁持续了很久,很久。

您是家里的主心骨,虽然您并不认识几个字,也没念过书,但您所懂得的道理,书本上都学不到。它们指导我们如何做事,教我们如何前进。您还会很多好玩的歇后语,让我们开心满颜。

还记得我小时候和您一起在电视上看三毛流浪记,记得我和弟弟翻窗进您屋子看电视,记得搬个板凳和您一起去看戏,记得您卖掉老母鸡给我们买葡萄……那些幸福永远也不会消失,它们是我人生中宝贵的财富。

您一辈子省吃俭用,这也不舍得,那也不舍得,为这个家奉献了一生。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孙子不孝,您没等到我学业有成,没等到我孝敬您,您就离开了。每次想到这些,都无比自责。多么想和您再说说话,回家叫您一声“婆”。

婆,如果想我们了,就回来和我们聊聊。我有一段日子没有梦到您了,我们希望您不管离开多久,都能常回来看看。看看家里的变化,看看儿孙们的成长。我们也相信,有您守护在我们身边,看护着这个家,家中一切都会越来越好。婆,您在那边照顾好自己,等我们都老了,再和您团聚。

孙 唐   纪念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

 

 

这是今天(2018.02.03)的热搜关键词:

自杀、他杀、被捕、绑架、断交、被击毙、被偷……

每天都有这些事发生。

看看我们身边都发生了些什么???!!!

而我的身边也发生了一件事

被骗!

愿善良的人都被温柔以待。

另外,

Fuck it !

很多时候我们都很痛苦,

为这个人,为那件事。

 

今天下雪了,

鹅毛般的雪片纷纷落下,

周围一片安静,

外面的人变得少了很多。

下雪,是自然的自我洁净。

被大雪覆盖的世界,冰清玉洁,干干净净。

 

人,是不是也应该给自己下一场雪呢?

暂时的,或者是永久的,将繁杂的事情都雪藏起来。

然后再去看看周围,

你看到的风景,

应该会发生一些变化吧。

 

大多数痛苦,

其实都是自找的。

当然

也可以自己盖起来。

 

等天晴后

你会看到

阳光照耀在皑皑白雪之上

无比美丽

无比温暖。

 

写于2018.1.25  13:44

by TA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