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无人机携带炸药可以杀人。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伯克利大学教授在联合国大会上展示了“AI杀人蜂”机器人 搭载人脸识别、传感器以及3克炸药 可以在人群中精确定位到需要干掉的人 杀人成本极其低廉 同时教授警告:该项技术已经成熟 要警惕落入恐怖分子之手(感谢阿尔法小分队译制,网易公开课编辑整理)

本视频来自网易公开课 http://open.163.com/movie/2017/11/0/9/MD32SIIIB_MD32SJS09.html

这是视频最后给出的“防止这种悲剧发生的”公益网站:http://autonomousweapons.org/

我也相信机器人一定会与人类共享世界,甚至取代人类。

鸟群的离散运动汇聚在一起与数学方程类似。没有鸟儿是与附近的鸟儿呈远离状态的。它们的队形阵列过渡比较自然。但很明显,当考虑到单独的几个鸟的时候,问题将变得完全不可积。不连续运动的样子就和这个类似。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ayYNDeq7yFU/?spm=a2h0k.8191414.0.0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DlipkECdYM/?spm=a2h0k.8191414.IDlipkECdYM.A

{《四维旅行》[英]R·L·普瓦德万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

运动的静态描述:一个物体在一段时间里处于运动,当且仅当这个物体在这段时间里的每一个瞬间都占据了不同的位置;他在一个瞬间是运动的,当且仅当它在这个瞬间前或后的那个时刻占据了一个不同的位置。P167

可以论证的是时间的流逝正是使时间成为时间的东西:时间的流逝是时间不可或缺的东西。但如果这是对的,我们通常的关于时间的观念就会走向麻烦。P136

离散空间的概念和基本的数学事实相矛盾,因而是不可能的吗?一点也不。毕达哥拉斯定理只有在欧氏几何中才是对的。所以,我们只能说,如果空间是离散的,那么它就不是欧式的。P128

所以,离散的空间和时间的第一个推论是变化本身以跳跃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说它将从一个状态跃变到下一个状态,而不经过任何中间状态,因为就没有中间状态。P127

“A psychologist makes an experiment with a mathematician and a physicist. He puts a good-looking, naked woman in a bed in one corner of the room and the mathematician on a chair in another one, and tells him: ‘I´ll half the distance between you and the woman every five minutes, and you´re not allowed to stand up.’ the mathematician runs away, yelling: ‘in that case, I´ll never get to this woman!’. After that, the psychologist takes the physicist and tells him the plan. The physicist starts grinning. the psychologist asks him: ‘but you´ll never get to this woman?’, the physicists tells him: ‘sure, but for all practical things this is a good approximation.’ “

So the minimum scale must exist. Otherwise we will never kiss with our girls.

 

在海因莱恩(Robert Heinlein)的短篇小说《……他还造了一栋扭曲的房子……》中探讨了在一个拆解的超立方体中居住的多种可能性。

       故事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情节:当打开不同的门的时候,打开后所到的地方并不是你另一个房间,而是宇宙中的其他地方。比如打开了厨房门,本来应该进入厨房的,却进入了刚果金的热带丛林,打开卧室的门却进入了飞屋环游记中的天堂瀑布。

       上面的情节虽然出现在小说里,但是这其实是一篇探讨物理与科幻实现可能性的文章。文章中提到超立方体。这是数学家欣顿为了让世人理解第四维而提出来的。现在人们热衷于这样的讨论,甚至有画家把耶稣画在了超立方体上。当然,最喜爱科学的一直是那些艺术家们,他们对科学的理解甚至比科学家还要深入。

       《哈尔的移动城堡》中城堡大门可以通往四个地方。去往哪里是由一个四色的旋片来控制的。在动画中我们惊异于这样的房屋,而且随时可以改变通道,甚至随时可以改变房子布局和位置。这些事情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现在研究的比较火热的超空间研究中却是可以发生的。也就是说,物理学家有能力造出这样一栋城堡来。如果物理学家中有人有幸也是一位科幻迷,那他就可以天马行空地实现很多未来科技才有的东西,甚至是造出人想都想不到的东西出来。

       我庆幸我能在研究生阶段去研究这些东西,因为我也希望我有那样一个移动城堡。

超时空;高维物理;纠缠的实质……

三维物体是四维物体在三维空间上的一个投影或截面。三维的眼睛只能看到三维的界面,不管是从哪个角度都是如此。宏观上我们没有发现随时改变形状的奇异物体,即四维物体在三维空间上的界面不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异,即四维物体相对在可观测尺度内的三维空间而言是类似静止的,稳定的。

三维人捏起一个二维人,二维人看不见三维人,其他人也认为他被“鬼”抓了,他只会感受到一股力。

相互垂直的两股加速度作用于同一个物体,该物体将受到类似两个方向的引力,那么氢气球便会向和合速度方向的反方向飞去,这在常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子的。

超空间让我们怀疑直接的感觉到底是直接性的,还是假的(间接的感觉)。

哈尔的移动城堡在这个意义上说是可实现的。